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合天使

雨中缠丝,芳蕾艳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写真情实意,记事生活经验,交各界朋友,对人真诚,活泼开朗。本博都是自己的原创 ,请朋友爱护原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原创散文 我的妈妈 作者 百合天使  

2006-10-04 03:22:0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骄阳五月,碧云天,绿叶地。春意涟波,波上柳荫翠!无心赏景,景催人流泪。
        又到五月一年母亲节了,想起“妈妈”二字,顿觉心酸气阻,眼垂泪。妈妈离开我们快两年了,在这些日子里,只要提起“妈妈”就伤心不止。

       妈妈一生吃得苦,谁也没她多;妈妈受得罪,谁也没有她受得多;妈妈付出的爱,谁也没她付出得多。妈妈就像千斤顶,顶起我们全家。

       妈妈是一个心地善良,心灵手巧的人,会绣、剪,很多花鸟草兽。村上谁家娶妻嫁女,妈妈都会为他们剪贴窗户上的“囍”字,还有“喜鹊”老虎等等。妈妈也经常帮村上的人做节日庆典礼物。

       哥哥不到一岁的时候,亲生爸爸就离开了他。由于农村迷信,算卦说:“妈妈如果再出嫁,一定得喝六口井水,也就是妈妈要出嫁六次,才能有稳定的家,所以妈妈就和哥哥为眼睛看不见的奶奶守门户。

       不久,我爸就进了家门,爸是个很能干的人。文化大革命那时,我们家划为富农。我奶奶因我爸不是亲生的,把财产几乎都分给了女儿,那时我爸还得戴高帽子。爸当时偷偷地做点小商品生意维持家,怕有人举报、抢劫,晚上就住在被人盗过的坟墓里,听起来太可怕了,但爸爸总给我们讲起那时艰苦的事。
       妈妈命很苦,在我三姐的前两年得了重病。爸爸走南闯北认识很多名医,检查诊断是:妈妈的病叫肺结核没得治。爸爸从一位名医那里找了一本医学书,名字叫“现代中医新编”。
       那时,爸爸唯一专心的是看那本医书和带妈妈开心。爸爸边看书,边研究给妈妈打针,不用吃药,每天要打将近几十支针。当时的青霉素,就是维持妈妈的生命液。爸爸告诉我们,妈妈打针的药瓶可以用扁担挑几次。终于,爸爸惊天动地奇迹般地把妈妈的病治好了,相传之下,爸爸成了方圆的名医。之后,妈妈生下了三姐、我、和弟弟。
        哥19岁就去当兵,一当就是七八年,爸爸由于外面做事很少到家,家中的一切都是妈妈操劳。是妈妈把我们姐弟六个牵手养大,还要伺候家中快100岁眼睛看不见的奶奶。奶奶那时事特多,看不见,总是说妈妈不孝顺,可是村上的人都说:“爸爸妈妈是难得的孝子”。妈妈很少打骂我们,几个姐姐帮妈妈干活,我和弟弟什么都没干过。学校出来就出来打工。
      
  妈妈越来越老,岁月在妈妈的脸上刻下深深的皱纹。妈妈缺乏营养,隔一段时间就要输一次液,这也是妈妈四十年来留下的病根。当年爸爸给妈妈治好病的时候,其实妈妈那时就剩下一个肺呼吸。我前几年回家的时候,带妈妈检查身体,医师说妈妈是癌症。拍片子后,妈妈有一个肺肝却了,对生命没影响,那就是爸爸当年为妈妈治好病的结果。看着妈妈厚厚发白扁平的指甲和冬天手上裂口的红印,让我看见心碎。还有妈妈瘦小的身躯每天还守在田里劳作。当我看见她瘦小的身体睡觉时几乎只剩下躯体,满脸的皱纹和斑点,还有几颗牙齿呼吸的时候总是张着嘴巴,我自己禁不住流下泪,有点担心和害怕,就怕妈妈离开我们。可是,姐姐,哥哥成家,我和弟弟在外,爸爸也经常不在家,妈妈依旧在家做农活。家里七八亩果园,在没有姐姐和哥哥的帮助下,妈妈一个人仍然给果树,塾花、打药、施肥,想起这些,我在果园丰收的季节,我们家的水果是村上口感最好的,村上的人都来吃,妈妈毫不吝啬,让他们自己自由挑选,每年家里的水果,几乎就是为村上人人而享受,爸爸妈妈也从中得到最大的欣慰。

       爸爸经常从外带回客人,有时是三更半夜,妈妈从来不知疲倦得来为他们做饭,安排他们住。前些年,他们都已是自己老了,爸爸经常让山里的朋友在家住,有时候一住就好几个月,可妈妈从不说一句怨言。

       我经常叫妈妈出来享福,她总是说享福不是她的命。别人也说我妈命不好,劳苦劳累她却很精神,一享福就身染病疾。看得瘦小的妈妈,身体却如钢铁,说话不屈不饶,带有阳刚之气。 有时候也想着,就让妈妈在家受点苦吧,这样妈妈会精神,活的长寿些。
      妈妈有病从不告诉我们,怕我们担心,牵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2009年10月18日,在父亲走后留给女儿的伤口上,妈妈又给女儿心上插上一把刀,撒一把盐。妈妈走了,我抓住妈妈僵硬冰冷的手,妈妈睡得如此沉着,安详!让疼痛难忍至今!现在只要提起“妈妈”二字顿觉心酸气阻,眼垂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